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谭鑫培的影片蜡筒唱片(谭鑫培唱片辨伪)

发布时间:2018-12-05 20:38 类别:洪羊洞

  原题目:谭鑫培的影片、蜡筒、唱片(谭鑫培唱片辨伪)

  许姬传(1900-1990),字闻武,号思潜,客籍浙江,生于姑苏。幼受家庭熏陶,8岁随外祖父徐致靖读书,教学经史诗文以外,还教弈棋、吹笛、唱昆曲、读小说。1919年到天津,在直隶省银行当文书。对京剧发生稠密乐趣,经常向京胡圣手陈彦衡进修谭(鑫培)派声腔,并交友京剧界人士王瑶卿、杨宝忠、言菊朋等。持久任中国剧协和梅兰芳剧团秘书。并努力于文物鉴赏和珍藏,工书法,亦擅楹联。

  吴震修先生告诉我:“一九〇五年的一天,我走过北京琉璃厂丰泰拍照馆,看见有人在拍片子,细看是穿了黄靠、戴白三(胡子)、手拿象鼻刀、扮黄忠的谭鑫培,我就站定看他们摇镜头,拍的是《定军山》耍大刀的片段。当前,在前门外大栅栏大观楼,看到这个片段,还看过武生俞菊笙与武旦白文英拍的《青石山》的对刀;俞菊笙的儿子俞振廷拍的《白水滩》、《金钱豹》的片段,都曾在大观楼放映过。”梅兰芳先生说:“这些片子底片,早已没有了,但此刻看到这些老前辈的剧照,就是昔时拍片子时照的。”

  谭鑫培之《定军山》

  先母曾说:“你从小就是戏迷,五岁时,二叔(友皋)买了唱机、蜡筒(这是唱片的前身)开放时,很爱听,有时还叫好。”我仿佛记得唱机是长方形,仿佛缝纫机的样子,把罩子拿下来,有一个金属圆筒,把蜡筒套上去,再把针头按在蜡筒上,拨动开关,就发出歌唱音乐,针头是从里往外走的。第二年,莹甫二舅到姑苏来探望我的母亲,二叔就把蜡筒放出来请他听,都是名角,什么汪桂芬、谭鑫培、龙长胜……二舅听完了笑着说:“都是假的,我下次带两个叫天的蜡筒送你。”

  这些唱机、蜡筒是乌利文洋行出品,买唱机,附带十二个蜡筒,机关简单,本人就能够录音,梅先生的伯父梅雨田是里手。

  老式留声机照片

  隔了几年,一天,二叔提了个方形的负担回来,很满意地对我说:“今天你能够听到真正谭叫天的唱片了。”说着就把负担打开,那是一个紫色木头方盒子,插上喇叭,把唱片从米色纸套里抽出,片心有手工刻的字:百代公司、谭鑫培、洪羊洞等字样。把唱片按在唱机上,针头是金刚钻,不是钢针,拨动开关,就听见:“百代公司特请谭鑫培老板唱《洪羊洞》。”

  头一面听的是《洪羊洞·病房》,杨延昭对八贤王唱的[快三眼]:“自那日朝罢归身染沉痾……”,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歌唱音乐,翻过来再听是外国音乐,大失所望。二叔说:“还有好的。”又开第二片,《卖马》是“店东东带过了黄骠马……”,两面是一段完整的[西皮],听得过瘾极了。我要求再听,二叔也要听,叔侄二人把这三面唱片,连听了五遍。我那时已会唱昆曲,感觉从唱片里学唱并不坚苦,这是我醉心谭派的初步,给了我深刻的印象。若干年后,我才体味到这三面是谭鑫培所灌唱片最尺度的尖端,由于是梅雨田的胡琴,李五(奎林)的鼓,昔时在清宫戏台上,慈禧太后听的就是这三小我。我还要感激百代公司掌管报酬我们保留了这十分钟的材料,恰是祖国戏曲音乐遗产中的珍品。

  当前,百代公司又出了《捉放曹》、《探母》、《碰碑》、《乌盆计》、《桑园寄子》、《战承平》、《打渔杀家》等十二面。一边听谭鑫培的戏,同时听唱片,自认为学得很像了。二十三岁那年,我在天津见到陈彦衡先生,我们有世交,称他为世叔,先父冠英公对他说:“小儿喜好学小叫天,你教教他。”有一天,我到他家,陈老说:“你唱一段给我听。”就把胡琴从橱里取出来,问我唱什么?我答《洪羊洞》[快三眼],接着又吊了《卖马》、《捉放》的[西皮],《碰碑》的[反二黄]。他说:“你有昆腔根柢,四声和出字收音都不错,就是嘴里喷口的干劲,还不敷充沛,行腔气口也不当当。别的,从唱片学唱,益处是能够一遍一遍翻来覆去听,错误谬误是受三分钟限制,不敷完整。你感觉哪几张唱片最好?”陈老要考试我的辨别能力。

  “我认为《洪羊洞》、《卖马》最好 http://maxyclaude.com/hongyangdong/85/
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