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苏少卿:言菊朋唱工之探讨

发布时间:2018-12-18 04:13 类别:洪羊洞

  民国二十八年夏六月,言菊朋招聘至沪,在黄金戏院登台,第一夕《空城计》《斩马谡》,又有初度来申之坤角侯玉兰演《玉堂春》,盛况空前,卑人幸预定座票得以观焉。次日又聆其《洪羊洞》,二出皆谭派戏之赫赫出名者,菊朋何曾未下一番苦工,今以嗓音力量不济之故,不吝尽弃其学而革新焉,其情可悯,其事可危,吾之不克不及已于言者在此,今菊朋好事完美而北归矣,吾今言之,已不至妨碍其生意,并望菊朋善养精力,改弦更张,认为卷土重来之备,则吾对同门,可告无罪,吾亦不负吾之所学,尽责罢了,岂有他哉。

  言菊朋便装照片

  菊朋唱工有一点非删改不成:

  一、“尺寸”不匀,忽快忽慢,《空城计》中之“两国比武龙虎斗……”及城楼上之“我本是卧龙岗……”,又《洪羊洞》中“为国度……”及“自那日……”皆有板唱也,所谓有板者,即“尺寸”快慢须匀是谓,除末句转板或换人唱时,能够“渐慢”,两头遍地,断不成随便耽误也。况“我本是……”“自那日……”二句,昭昭在生齿耳,又有唱片为证,岂能肆意为之。今菊朋唱出,忽快忽慢,忽热忽冷,人身疾苦,实难禁受,唱之快慢不匀,板眼不稳,亦犹是也。人之听神经既无高兴可言,则愿出价格往购精力食粮者鲜矣。吾为菊朋前途计,此点非改不成,“扳慢”一法,一段唱中只能偶一为之,若枝枝节节全肆意快慢,则过分矣。

  言菊朋之《空城计》

  二、放大体彩之处不美听,为要台下喝采而将腔放大,本是一种“咬人法”,然须有好嗓子,放出之音大而好听,唱出之腔老实而有味道,则求彩而得彩矣。今菊朋否则,极喜要彩,故常常放大,放大之后成果,音干并且断,腔同并且慢,是所要之彩,乃难有笑声(吾细察彩声中或含有友情捧场性质),彩声与笑声齐发,反不如台下寂静为佳。五十年前老角,唱时闻彩声多不怿,谓搅乱其好腔,三十年前脚色,无特地放音或使花以要彩者,平角特地要彩,乃近二十年事,日就衰败,亦势使然,因包银数钜,得失心重也。昔杨四立耍花腔要彩,无彩不止其声,台下每呼“通”字竣事之,开要彩之奇局,闻小达子因要彩,每请客听戏,亦一怪法也。至京朝老生近来于唱工上“洒血”(如摇头)以要彩者有之,若随时放高声,使慢腔,特地要彩者,尚不多见。夫彩声之来,贵乎天然,实至名归,何须硬要?谚云:“强扭的瓜不甜”,瓜熟则蒂落,何用强扭,硬要与强扭,皆非天然,非天然,则此中含有危险性,何也,朋友欠好意义不喝一彩。目生人必憎之矣,台下朋友不外占十分之一耳,故曰危险也。

  菊朋若用能力所有之嗓音平允唱之,其精处尚非余之所及,盖功力本身也,若势力高声放之,犹之点金正铁,毁玉使瑕,本欲要彩,反不得真彩。菊朋智者,岂不见此,若不痛改此点,归于平允,吾恐下次再来,有不胜设想者。吾非过甚其词,盖吾默察台下之空气,以及采问顾曲界之言论,而得此结论,心所谓危,不敢闭口不言也。

  言菊朋之《盗宗卷》

  或曰,菊朋此次演戏两旬,座无隙地,黄金台主,奖余之数,近两万金,菊朋岂不足号召耶?吾笑对曰,每日以千五百人计,两旬总数才三万人耳,捧场而定常座者在内,占十之一,为新到坤角侯玉兰往者,又十之二、三焉,合上海此刻总生齿百分之一而弱,如犹不克不及卖满,是真大怪事矣。菊朋八年不至,又其晚年唱片硬扎,闻者赞同,近因各种,不必缕述,若不察卖座不衰之来由,说是“尺寸”不匀,及放大体彩之善果,则吾惟有仰天而叹,付之天知,摩挲吾眼,以观其后罢了,复何言哉!菊朋唱工,近日大加精练,有极精到极可钦之处,非二十年功夫不及此,偶有小疵,不掩大纯,此点是其大前进,值得大书特书者,将往来来往其太甚,斯可矣。

  (《申报》1939年8月26日、27日)

  戏曲典籍。老照片。回望故纸堆中。阿谁冰壶秋月的梨园。

http://maxyclaude.com/hongyangdong/281/

上一篇:汪正华 洪羊洞

下一篇:洪羊洞_ 邻伴网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