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上海制片人两莅津门访荣升

发布时间:2018-12-07 22:28 类别:洪羊洞

  上海电视台“绝版赏析”栏目组,为挖掘、急救京剧余(叔岩)派艺术材料,不久前,派出京剧研究专家柴俊为、李锡祥一行两次抵津,对余派传人刘荣升做专题采访,并录制余派“十八张半”以外的特色唱段。

  刘荣升身世于梨园世家,祖上三代都是京剧名角。他自幼练功学戏,获得周啸天、奚啸伯、翠富奎等名家亲传。后经剧坛耆宿李桂春(余叔岩门生李少春之父)举荐,跟从出名余派研究专家王端璞进修余派老生,持续七年间学成《失空斩》、《珠帘寨》、《御碑亭》、《游龙戏凤》、《卖马》、《宝莲灯》、《伐鼓骂曹》、《打棍出箱》等近30出完整剧目,对余(叔岩)派艺术有必然的涵养。

  王端璞身世于官宦人家,酷好余(叔岩)派艺术,跟孟小冬的琴师王瑞芝学腔吊嗓多年,在演唱实践和理论研究上获得余叔岩当面指教。余叔岩作古后,他与挚友张伯驹成为南北各地研究余派艺术的权势巨子。同为余派研究专家的北大传授吴小如先生,曾跟王端璞学过余派戏,对其推崇备至。还曾在一篇文章里深认为憾地说,他本想跟王端璞进修《宝莲灯》,未及学,王即归天,他为得到进修这出余叔岩亲授剧目标机遇而深认为憾。上世纪80年代,吴传授得知天津刘荣升曾跟王端璞学过这出戏,拜托天津文化局的老友诚邀刘荣升到北京中关村会晤。吴小如向刘荣升扣问了很多余派戏的细节,倾听了他试唱《辕门斩子》“听罢言来笑畅怀”的唱段,吴传授对这位余派再传门生称许不已。吴小如把刘荣升所唱连同谈话,全都做了录音。他非常感伤地对刘荣升说:“你所控制的余派唱腔,已是海表里秘本了。”

  吴小如先生去世时曾跟忘年交柴俊为谈到,当今剧坛得过余叔岩身边人真传的后来者已如凤毛麟角,天津刘荣升为此中之一。此番柴俊为代表上海电视台到津专访刘荣升,就是接管了吴小如对刘荣升的评价。他先是请刘荣升详谈晚年跟王端璞进修余派戏的过程和心得体验,又从唱腔到表演以及相关史料做了深切、普遍的访谈。刘荣升应摄制组要求,演唱了余派《定军山》、《宝莲灯》、《上露台》、《珠帘寨》、《辕门斩子》、《卖马》、《洪羊洞》等剧目里的唱段。

  摄制组回沪后,对实况录音做了细心研究,专家们认为,这些典型唱段,全都在余叔岩“十八张半”唱片以外,尽显原汁原味的余派特色,非经余派亲传实授之士调教,断然不会唱得如斯精细入微。于是,柴俊为、李锡祥再次率摄制组抵津,邀请刘荣升为上海电视台“绝版赏析”栏目次制彩扮余派剧目《宝莲灯》、《洪羊洞》选场,录音录像选在余叔岩晚年已经露演的元升茶园旧址进行。

  据悉,摄制组返沪后,把在天津的录音录像视为罕见的余派硕果,加工制造,庇护起来。一方面用于高端余派讲授的教材,一方面在“绝版赏析”栏目公开播放。

http://maxyclaude.com/hongyangdong/165/

你可能喜欢的